資訊中心
NEWS

感受太陽的輝煌,從這裡開始

Date

Jul 12,2021

人物專訪-- PM36/37 總監付國伶

閱讀數:
返回列表


記者:據您所知,當初公司在 PM31/32 建成之後又接著上馬 PM36/37 的初衷是什麼?
付國伶:主要有這麼幾個原因,一是隨著電子商務迅猛發展,快遞包裝需求量激增;二是當時魯西南周邊無大型包裝紙企業,市場有較大的需求空間;三是綜合考慮地理和運輸等各方面因素,公司領導準確把握機遇,快速決策。在 2016 年 31/32 號兩台紙機相繼投產,並且運行穩定,產品供不應求,市場又不斷開發,延伸到京、津、冀、河南以及往南邊的江蘇等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。所以我們看到這個機會,決定乘勝而上也就是現在的 PM36/37。2017年 5 月份土建,2018 年 7 月份投產,目的是逐步占領和擴大市場。四台機,產能 160 萬噸,太陽一躍成爲山東省最大的包裝紙生產商。
記者:PM36/37 與 PM31/32 四台紙機都是由您負責建設投產的,請給我們介紹一下他們有何異同?不限於設備配置、產品結構等。
付國伶:上了 PM36/37 後,公司也有了產品結構規劃:PM31 產品以生產高檔紙爲主,因爲有我們自製漿的優勢; PM32 是生產低檔的再生紙系列,目前來說根據市場需求改產文化紙;PM36 一般說生產中低檔的包裝紙,PM37 號機生產中低檔中低克重的產品,50 克到 120 克的各個系列的,全部來滿足我們市場需求。當然,在設備的配置上面也是有不同的。PM31 是高檔產品,相對來說產量低些運行車速慢些,因爲高端的產品主要更注重品質。PM36 產量更大它屬於中低檔,就要有產量要有規模。其實我們同行競爭最大的就應該是 PM36/37,目前我們周邊的市場跟我們那個競爭是最激烈的。在這兩年競爭下來以後,我們的包裝紙比如 PM36/37跟我們同行比,基本上應該是獨領風騷了。
記者:請介紹一下當前箱板紙行業的市場情況,新形勢下市場有什麼新的需求特徵、需求趨勢?您怎麼評價太陽箱板紙業務?
付國伶:在山東省內其它廠家現在已經競爭不過我們,因爲,第一個是我們生產運行比較穩定,第二個是我們有自製漿優勢,第三個是我們的企業文化,第四個是公司每個月都有完善的質量等考核標準。
 
今年上半年疫情過後,跟去年比是好很多了。整個來說箱板紙應該是 3、4、5 月是我們傳統的淡季,像往年來說就基本上是不太盈利的,但我們這三個月也是盈利的。
 目前市場,因爲現在美廢不讓進來,原來依賴美廢的企業都在想辦法在國外建廢紙加工廠,類似我們寮國的工廠。這個畢竟這個成本高,運費也高,所以說我們現在跟同行比我們優勢更明顯。箱板紙一般是以工廠爲圓心以 300 公里內是輻射範圍,主要是考慮到運輸的問題,在山東、河南、河北、江蘇等地帶我們在運輸上優勢明顯。包裝紙有個特點,就是下游的紙箱廠和紙板廠,他們要求的產品規格不是固定的,做快遞包裝什麼的有大有小不一樣,根據他們的需求一般都要及時供貨,正常來說一般一周以內就要到貨。
記者:相比包裝紙的生產大戶,我們除了產能方面的差距之外,其他各自還有什麼優、劣勢?
 付國伶:先說我們的優勢吧。第一個就是我們產品的生產線。我們是新建生產線,建設的比較合理,配置也比較好,比較高端。第二個是我們的原材料。我們的自製漿像針葉漿、雜木漿、木屑漿有優勢。另外,在我們魯西南周邊基本上沒什麼很大的競爭對手。同樣的我們也存在不足,第一個就是說,我們這個原材料是廢紙,而廢紙是跟經濟掛鈎的,經濟越發達的地方,廢紙的質量越好而且越多。爲什麼美國的廢紙多呢?就是美國的消費高,而且原材料也充足。第二個來說,我們工廠不靠近港口。一般來說,造紙廠建在大的港口附近的話有運輸、物流的優勢。像我們產品如果說要運出去、木漿運進來,來回運費就成本會比別人高。



 记者:在“三大生命工程”方面,我们有哪些具体的努力,有何成果?
  付國伶:首先,安全是我們員工的生命,這是最起碼必須要尊重的。所以說對安全的培訓安全的管理,每周都有班組的安全培訓,每個月要對所有的主管以上進行班組安全培訓。因爲造紙廠畢竟是一個大型的機器生產線,牽扯到土建、機械、電氣、儀表等各方面的一些東西是最複雜的。我們的生產線是 24 小時不停的,整個生產線都是高運轉動的,如果是靜態的無所謂了,但要在運轉的時候你還去操作,相對於一般的傳統製造業來說,還是有存在危險的地方。第一個上班要全神貫注,不能分神;第二個你要懂操作,對設備的性能要了解。同時,還有些互相交叉、互相協助的工作,大家要齊心協力,互相提醒,互相保護。這其實就是對自己負責,對家庭負責,也是對企業負責,這個事不是錢能解決。錢的損失我們可以賺回來,但絕對不能出安全事故,員工的安全必須得到保障。
   第二個就是質量。質量應該是我們企業的生命,沒有產品質量,生產的再多也是廢品,得不到客戶認可。我們包
裝紙這個產品也有自己的特性,就是原材料太雜了,廢紙裡面經常包含較多的雜質。現在大家的環保觀念越來越強了,垃圾分類可能慢慢就形成了習慣,比以前好很多,但畢竟還是廢紙。所以它的來源這方面不像我們其他的原材料這麼幹淨,所以在操作過程中它的變化比較大,穩定性比較差。爲保證我們做的產品質量,我們第一個是在造紙工藝這塊相對來說比其他的研究的比較多,下的功夫也比較多,出現不對的情況就要及時調整。再加上我們太陽紙業又是產品結構多元化,有針葉漿、木屑漿,還有雜木半化學漿,漿源比較多,廢紙也比較多,所以這個原材料的穩定性就相對差,產品質量波動就可能會變大。質量的提高和穩定也有個過程,現在員工的操作水平越來越高,工藝規程也越來越規範,目前產品質量也越來越穩定。
 最後一點就是環保。環保同樣是我們企業的生命,現在沒有環保就沒造紙,環保不行就你關掉了。作爲我們廢紙的環保要求更不一樣,本來就是廢紙的再利用,一個循環利用,這是一個環保的理念。我們投資了上千萬的廢氣回收設施,把造紙產生的那個廢氣通過一些化學方法把它處理,處理完以後再排掉,去年把一期、二期全部完善了。再一個就是廢渣,因爲廢紙來源廣泛,於是我們專門上了一套廢渣處理線,所有的廢渣排出來以後再經過一個處理,可以去焚燒或者填埋。我們有垃圾焚燒爐,能燒的就燒掉。經過再處理,可焚燒利用率占整個廢物的一半。
記者:外廢被禁對我們的原料也是一個不小的衝擊,咱們是如何解決這一難題的?
付國伶:現在原料價格波動較大,五一之後又漲價了。其實這對我們來說也不完全是壞事,一是市場進入旺季了,第二個原材料漲價,我們漿的優勢就比較明顯。我們有的漿、木片這個價格幾乎是不變的,波動很小,而廢紙的價格像炒股波動太大,如果它越漲,我們的原材料這個優勢就越明顯,同時我們產品質量有保證,市場同行業間的競爭壓力就相對來說不會這麼大。
記者:您在降成本、創新、日常生產管理上有哪些舉措和效果?
付國伶:在降成本來說,應該首先來說是在保證產品質量前提下實現降成本。第一,我們在原材料單耗的控制方面做的比較好,使用廢紙的比例較低,生產中我們對製漿生產線優化,控制排渣,提高我們原料的得率。第二,就是提高我們紙機的運行效率,也就是說生產要穩定,不能有跑漿、冒漿的現象,這是最基本的要求。生產越穩定、越正常,跑冒的東西越少。第三個,就是我們充分利用太陽紙業多種產品結構的優勢,進行原料結構調整。咱們上馬宏河一期二期,包括後續的寮國包裝紙,就是因爲我們在各方面的優勢都能夠集中發揮出來。
创新有两个方面:第一个,就是坚持李总“改善就是创新”的理念,發揮員工在工作中的創新思維。我們要求平時每個月每個班組、每個人要有創新提案的搜集,小改小革也可以。只要得以實現應用,就要獎勵,從這方面來鼓勵員工創新。第二個,儘管咱們公司進入這個領域時間相對較短,但咱們也積極吸收利用行業經驗,把工作做得比別人細、更到位。在同行來說,因爲以前有很多企業有美廢進口的優勢,現在沒有這個優勢了。同樣環境下,咱們的原料方面的創新使用優勢就會凸顯,生產線更加優化,效率更高。
我們從2016 年才開始搞包裝紙,馬上就快五年的時間了。每個企業有每個企業的文化,包裝紙也有包裝紙的特點,所以考核方面我們也是有自己的特點,相對來說是到班組到個人,以強化員工的責任心。班組之間也有評比,我們一般最好的有獎,有的確實達不到要求的就要罰,有獎有罰,以激發員工的積極性,形成一個良性競爭。
記者:公司新項目較多,人員需求旺盛。您在員工培訓、人才梯隊建設方面有哪些經驗、做法和成效值得分享?
付國伶:我們現在70% 的員工是一年以內的,因爲新員工多,又是四班三倒工作制,就利用他們下第二個白班的時間進行培訓,每次都要培訓一個小時。培訓時間太長員工也聽不進,四點鐘下班培訓後也不影響回家,大家可以接受。
另外,我們培訓的是不同專業,有機、電、儀、生產、工藝、技術等,員工聽得進去。同時,結合他自己的實際,你在現場碰到什麼問題都可以提問,培訓以後他的工作水平提高了也有成就感。有些員工比較主動的,比如有些主控、主操等,都是在休息的時候自己來學,我們要鼓勵人家。有員工離職或者崗位有調動的,可以讓大家來公平考試競爭上崗。還有一個是我們這個企業的文化,年輕人有衝勁,只要你干好能幹,你就有機會往上走。我們的企業在不斷發展,而不發展就沒機會得到升遷,所以,員工在這方面的積極性比較高。
因爲我們寮國包裝紙公司的員工基本都是從PM36、37 抽的,公司規定必須抽的是最好的員工,過去後能獨立上崗,所以我們抽調的上百個員工都是骨幹。他們走了這邊怎麼辦?那麼下面的人就要起來,就要能頂替他的崗位。所以我們這邊的培訓次數比較多,還不能引起員工反感。培養新手不容易,開始你也不敢讓他動手,只能讓他看,看幾個月學會了才慢慢再讓他動手,雖然我們的壓力大了,但是不培養的話就後繼無人。所以說,爲什麼我說要加強培訓,每天都要培訓,因爲他們不培養起來你後面的更起不來。
记者:您对以后的箱板纸市场有何预判?
付國伶:第一個我們中國的經濟發展,再加上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,主要是現在我們都講究一個環保,像一些塑料用品都是禁塑的,都是用可降解的可再生的產品如紙張來取代的,所以對造紙行業像包裝紙來說還是比較看好的。
同時,隨著人們生活水平提高,需求量會越來越大,需求量大了以後,人們對不同檔次紙張的要求很高。同時,包裝紙在我們行業裡面是需求量最大的,雖然價格比較低點,但他的需求很大,利潤穩定,不像文化紙大起大落,相對來說,我們企業要的還是穩定。再加上一些小紙廠將來會因環保的要求被逐步淘汰,包裝紙只會剩下幾家最大的。太陽紙業現在包裝紙產量才250 萬噸,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。
記者:現在各大龍頭企業都在上規模、擴產能,那麼勢必對原料、市場的需求和競爭會越來越激烈,面對這種形勢,我們應當如何應對?
付國伶:依據目前造紙行業發展趨勢來看,今後一些大的企業會繼續做強做大,產業優勢、人員優勢、技術優勢等各方面的優勢都將顯現出來,行業集中度將持續加強。
企業要發展,就一定要有資金、有人才。太陽紙業近四十年的發展,積累了雄厚的資金力量和濃厚的企業文化,吸引著周邊和高層次人才共同創新創業發展。目前,公司正在布局三大基地,解決了公司的地域短板,目前我們就實現了“一带一路”經濟帶、祖國內地、祖國沿海的地域全覆蓋,補齊了公司發展的地域短板,很好的應對了物流運輸的問題。如果說你這個區域的東西拉過來,像我們現在拉到廣東,你就不管是包裝紙也好文化紙也好,總會有些差距。但如果說是在北海基地這一塊呢就不同了,這個是針對廣東等華南市場。北海離廣東很近,人文等各方面跟廣東很接近,所以這個就是它的一個優勢。另外,廣東經濟發達,物流量、信息量大,我們文化紙也好,包裝紙也好,應當都會有比較廣大的市場前景。
記者:做爲一個南方人,能談談您在山東這些年工作、生活的感受嗎?
付國伶:剛來的時候確實有些不適應,一些同事對我說:“你做事太急了。”其實,這應當是我在長期的工作中逐漸養成了習慣,我認爲這就是執行力的表現,高效、堅決的執行力是每個成功的企業都不可缺的關鍵一環。成功的企業沒有執行力怎麼幹呢?太陽紙業幾十年的發展可謂氣勢磅礴,成長到這個規模,說明我們李總和公司都具備了吸引大家的魅力和實力。
不管是哪個行業、國企也好民企也好,每一個企業帶頭人都一定是想幹事、干成事的。在太陽,李總關於企業發展戰略思維和理念的高瞻遠矚,在整個行業都是有目共睹的,能夠四次獲得RISI 亞洲最佳CEO 就是最好的證明。跟著這樣的掌舵人,我們心裡有底氣、工作有勁頭、奮鬥有目標。我覺得企業文化就需要包容心和良好的機制,需要個人對企業文化、企業有著充分的理解。比如,咱們要上一個新項目,都要先進行前期論證,這個過程細緻一點,大家多交流一些,多討論一些,就可能會碰撞出很多新的想法,這是十分必要的。企業就是靠企業文化,包括每個車間、經理、總監做事的風格,以後也都會是這樣子的,這就是企業文化的一種傳承。所以,也衷心地希望我們太陽紙業能夠永續經營,打造可持續發展的、受人尊重的全球卓越企業。

關注我們: